一个技术牛人的成长经历

一个技术牛人的成长经历

83

杭州李云的技术牛人之路

李云是《专业嵌入式软件开发》一书的作者,后来去了阿里,阿里并购了UC后,老李应该在主要负责UC浏览器的开发,大家可以去微博上找他。为了为后来人提供参考,把自己的经历非常详细的写了下来,在我看来,李云的经历非常的有价值,因此在这里与大家做一点分享。因篇幅太长,引入的时候去掉了部分内容,下面是李云的故事。原文参见:http://blog.csdn.net/hzliyun/article/details/8144320

故事的开始得从大学以前开始。从小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观念的影响,我认为只要学好数理化就行了,所以偏科很严重,高二时英语还考过29分。那时也不爱读书,高三时,别的同学在复习,我却在看《晶体管技术》这类电子技术书。这种状态,直接的结果就是第一次高考落榜了。

落榜的那个暑假,父母为我的出路没少操心。在一天早晨刷牙时,当我妈对我说希望我去复读时,我当时脑海里想“能象表哥那样考上大学那该多好啊!”,在这个念头驱使下,我答应了去复读。从那天开始,我顿悟了,真正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在复读的一年里,我学到的一种重要能力是自学,这为以后大学乃至职场学习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正因如此,我想给出我的职场第一感悟:自学能力是竞争力之本。

经过复读,高考总成绩提高了100多分,但也只够专科线。最终,我被南昌水利水电高等专科学校录取,专业是“供用电技术”。这个专业相信很多人不知其所以然,其实就是电力自动化的变种专业,其专业内容主要是电站、发电厂高电压的继电保护技术。

大学读书期间,我开始有与人在成绩上一争高下的念头了,加上复读一年所获得的自学能力,以及自己的努力,学习相当轻松,尤其是只要与电子技术沾边的课程,都能轻松地胜出。三年共六个学期的学习,我拿了五个一等奖学金,一个二等奖学金。毕业时,我是系里唯一的一名优秀毕业生。期间通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和计算机二级考试,获得了江西省电子技能比赛一等奖。需要提及的是,在大学期间所学的与计算机相关的课程只有:《电子技术基础》、《计算机组成原理》、《计算机软件基础》、《单片机技术》和《Basic编程语言》。

在大学期间,我完成了人生很重要的一件事 — 找好了现在的妻子。由于她是浙江人,所以毕业时工作地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杭州。那时很多同学的工作还是包分配的,而我来到了杭州的人才市场进行双向选择,那时找一份工作还是相对轻松的(注:我们大学录取那年的招生人数是90多万),投出一份简历就找好了工作。第一个工作单位是一家不到100人、地处杭州花港观鱼对面(三台山)的电力设备制造民企。

尽管选择去这家民企后立马到公司去做了实地调查,但由于没有社会经验,加上被问的人没如实反应,所以进入这家民企后所了解的情况让人大跌眼镜。另外也了解到单位会通过一些不入流的做法控制我们的户口,不让我们跳槽(那会儿的户口还是相当重要的,结婚要户口证明,有同事就因为户口被控制而登记不了)。而我们在进入这家单位时签订了六年的劳动合同。在这样的小企业干上六年意味着什么?!当时与家人打电话告知这一状况时,我都哭出来了(就在现在杨公堤与虎跑路交叉的、现早已不存在的一个电话亭里,记忆犹新呀!)。

尽管前途是那样的渺茫,但带有“优秀毕业生光环”的我仍坚信自己能做得比别人更好,因为有我的职场第二感悟:自信能让你与众不同,尽管有时的自信有点莫名其妙。在这个企业一开始的工作职责是电站设备的电气设计工程师,需要用AutoCAD(到单位后学的)设计电气图纸,并指导工人最终完成电气设备装配及调试。期间,企业经营范围扩大,需要从事电子设备的生产,因此我开始有机会接触电子技术方面的设计工作。在兄弟单位一同事的帮助下,在一个星期内我掌握了如何用Tango(后来更名为Protel,现在的名称是Altium Designer)进行原理图和PCB线路板设计。而且,这一个星期的设计结果最终成为了电气产品的一个部件。对于一个毕业不到一年的我来说,这是不小的进步。那时知道了什么是网络表、过孔、焊盘等,掌握了很多电子原件的工作原理(有的还自己用面包板做实验),明白了做电路板的大致业务流程,还能动手焊接电路板,熟练运用示波器和万用表进行调试。那段时间,我对电子技术的兴趣帮上了大忙,学习起来远比别人快。当我精通电路原理,能自如运用示波器和万用表调试电子产品时,别人却还不明白我的调试动机。我的职场第三感悟:兴趣是学习效率的催化剂,培养自己的职业兴趣。

第一次真正对编程感兴趣是从知道PLC(Programming Logic Controller)开始的。当时的电站设备采用了三菱的PLC,为了配合这一电气产品的需要,企业社招了一名懂PLC编程的工程师。由于老板担心我们相互学技术而“翅膀变硬”,所以明确提出工程师所掌握的技能不能互通有无。当时看到这位兄弟能通过“梯形图”改变PLC的行为,真是觉得他太神奇了,仰慕不已。后来通过这位兄弟的私下帮助,我晚上偷偷地在厂房里面学习PLC编程。为了获得良好的学习效果,我设定了对电气产品的PLC程序进行重写的目标,且最终达成了这一目标(当然,由于这个目标不能让老板知道,所以我的PLC程序不能用于商用)。我的职场第四感悟:学习应给自己设置虚拟的项目目标,以做项目的形式提升学习效果,只有这样学到的内容才会深入而实用,切忌无目标地学到哪算哪。

一年多的功夫,我成为了某电气产品的技术负责人,对整个产品的所有技术细节都了如指掌,我带领了其他几个工程师实现了该产品的“自主研发”。有趣的一件事是,老板当时并不知道我已经“翅膀硬了”,想抵赖答应过的8000元项目奖金,年轻气盛的我在与之拍完桌子之后对其他工程师下令:“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将电气图纸和电路原理图用于生产”。对抗的结果以老板兑现承诺而告终。这时我隐约地有了我的职场第五感悟:话语权首先来自能力,而不是职位权力。

我那时还学会了CRC算法并将之运用于PLC的串口通讯中,由于对计算机如何通过串口与PLC通讯获得采集数据存在很大的好奇心,所以想到了学习编程语言,并计划做一个能在计算机上实时显示PLC所采集数据的软件。在向负责PLC编程的兄弟表达了这一想法后,他给我的建议是:学习C语言比较难,Basic语言则更容易。于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学C语言,因为我深信我的职场第六感悟:难学的技能一旦掌握更具竞争优势。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我真正开始了成为软件工程师的自学之路。那时比较幸运的是,单位专为我配备了工作电脑,所以具备了自学的硬件条件。由于那时Internet还不普及,学习书籍都来自浙江大学的科海书店(后来眼见着它的店面越来越小,这也是进入电子商务时代的一个缩影),那时隔三叉五地到科海去找书,生活最大的花费就在于购书(那时这方面的书不少是质次价高)。当然,学习的过程或多或少还得瞒着老板。那段时间,别人午休我就编程,除了看书和做书后的习题,还一直朝实现自己的计算机监控软件这个目标迈进(参见我的职场第四感悟)。终于有一天,我用Turbo C在DOS环境下实现了具有串口通讯功能的、基于图形界面的监控软件(如果你用现在的眼光看那个软件,一定会说“很土”)。当我乐此不疲地向他人演示时,你可以想象我那时有多高兴和自豪!这种小小的成功助长了我的信心,也让我得到了我的职场第七感悟:用阶段性成果不断增强自己的自信,但最终支持自信的是能力,而不是自大。尝到了成功甜头的我随后拓展了自己软件开发方面的学习内容。那时的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向软件开发方向发展,这种选择是因为我的职场第八感悟: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那是自己的兴趣最好。

1999年的某月,在企业拖欠了一个月工资的情形下,“蓄谋”逃离企业束缚的我们(共19个工程师)经过几个月的劳动仲裁后,与企业解除了劳动合同。在离开这家民企的第二天,1999年11月的某天,我在浙江大立机电技术开发公司(即现在的大立科技。后面都简称为大立公司)找到了第一份专职的软件开发工作。我逃离束缚后能很快地找到新的支点,完全得感谢我的职场第九感悟:不论身处多么困难的环境,即使觉得前途渺茫,也不要放弃学习,否则就是“自断筋脉”。

在大立公司所参与的第一个软件项目,是使用Visual C++从事Windows某变电站图像监控桌面软件的开发。尽管我之前自学过C++语言,但那时并未完全掌握面向对象编程,尤其是其中的多态。我在该桌面软件中借鉴微软的示例软件DrawCli,独立地实现了电子地图功能。正是通过掌握这个示例软件的设计与实现,我真正领悟到了面向对象设计的好处。也通过该图像监控桌面软件的开发经历,掌握了Windows VxD驱动开发、socket通讯、多线程编程、图像处理(锐化、伪彩处理、图像字符识别和图像对比等)、ODBC数据库编程(用的是SQL Server)等。

在妻子进入大立公司不久,由我担纲了新版图像监控软件的重新开发,这是我第一次担任软件项目负责人。在这个项目上,我可以尽情发挥,将我在老版本软件上所看到的设计不足完全克服。也正是通过这个软件项目,我的面向对象编程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完整地做过了一个软件产品。用我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时的开发工作除了引入了版本控制软件外,是不折不扣的作坊式软件开发;至于管理技能的提高,也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2000年底,大立公司因为业务拓展的需要,需开发嵌入式图像监控系统(系统中的前端产品是后来数字硬盘录象机的前身)。为此,公司社招了一位比我年长十岁的资深硬件开发工程师,他在进公司时已经有基于AMD的Elan SC520 x86嵌入式微控制器的硬件开发经验。他在进公司之初与章总交谈时指出:“做这类嵌入式产品,需要软件功底非常强的人”,章总的回答是:“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找一个最好的人与你搭档”(这是章总后来告诉我的)。是的,所找的那个人就是我!而其实那时我只有用Visual C++从事Windows桌面软件的开发经验,可见公司领导对我能力之信任!我的职场第十一感悟:机遇很重要,但你得有能力才能抓住它。

我当时所面临的技术挑战,读者可以想象。要知道,在2000年时基于x86微控制器的嵌入式系统的开发人员国内还很少。我的自学能力、电子爱好的兴趣在这种挑战面前又帮了大忙。其实,做嵌入式系统开发最主要的是参考各种资料以便掌握各类技术细节,这得通过大量地阅读芯片手册、用户手册,以及研究AMD在其官网上所提供的示例程序。在这个过程中,就技术困惑坚持探究和养成各种好的工作习惯(思考习惯、笔记习惯、总结习惯、阅读习惯)非常重要。我的职场第十二感悟:职场首先比拼的不是智商,而是坚持与好习惯。

我独自完成了该嵌入式前端产品上的软件开发工作。其中包含的大致技术内容有:从编程的角度精通x86处理器架构; PCI、IDE硬盘、网卡、串口、闪存等总线或外设的驱动;实时操作系统内核的移植工作;MINUX操作系统的文件系统的移植; XINU操作系统的TCP/IP协议栈的移植工作。移植工作往往会碰到各种技术细节问题,等移植工作完成,对被移植模块的实现和背后的原理也已了如指掌。正应如此,这一时期的工作让我对操作系统的实现原理有了很深的理解。

除了软件方面的进步,我在大立公司时硬件知识也得到了很强扩充。不仅能轻松地阅读数字电路原理图,还自学了VHDL语言,使得拿到逻辑器件CPLD的VHDL程序就能调试软件(通过VHDL程序,可以了解编程所需的译码端口、相关信号的操作时序等)。还学会了如何使用逻辑分析仪辅助软件调试工作。前面提到的这位兄长式硬件工程师调侃我说:“你让我看到了中国软件的希望!”,而我将这话当成了对自己的鼓励。另外,这期间还考入了浙江大学专升本的通讯工程专业,给自己充电(2001年入学,2004年毕业,获多学期“优秀学生”和“优秀毕业设计”)。

由于大立公司是浙江省测试技术研究所的子公司,它或多或少带有事业单位的气息。加上公司的技术舞台有限,以及妻子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我于2003年4月份左右离开了大立公司。在我离开之前,浙江省科委已批复了公司的申请,分配给我一套福利房。在我离开之时,房子仍在建,不少同事对于我的离职很是不解,也劝我拿到房再走。但我有我的职场第十三感悟:当短期利益与长远利益无法得兼时,选择长远利益。

在大立公司工作期间,很希望自己能入职UTStarcom这样的通讯企业(那时的UTStarcom是多么地辉煌!)。计划离开大立公司之际,我向UTStarcom提交了求职简历。这次求职开始好像很顺利,但我真正入职UTStarcom的过程却很是曲折。

一开始当我收到UTStartcom的面试通知时,可能太希望能进入这个公司了,在没有很深入了解这个岗位的前提下,就去面试了,且马上拿到了Offer。但后来才了解到,我拿到的是生产部测试开发岗位,与实际研发部门是有区别的。 当时很纠结 — 这是我想进的公司,但却不是我想要的岗位。如果拒绝生产部的Offer,我很有可能与UTStarcom无缘。考虑再三,我还是选择了拒绝(参见我的职场第十三感悟),并重新向研发部门投了简历。

经过度日如年的一个多月等待(那会儿刚好发生了SARS疫情),在觉得入职UTStarcom研发部门无望的情况下,我入职了另外一家小公司。令人意外的是,在入职那家公司的第二天,我收到了UTStarcom研发部门的面试通知。在HR面试的那一轮中,HR对我说:“你是我所面试的人中最有工作激情的”。那时的技术面试官中,其中一位是我日后入职后的上司 — 夏青(现在是恒生电子通讯事业部的总经理),他是我的伯乐。由于我的学历问题,在技术面试通过后,别人只要一位VP面试通过就行,我却需要两位。我的职场第十四感悟:学历是很重要的敲门砖,即便你的能力很强;学历尽管很重要,但能力才是最终的通行证。

2003年6月份左右,我正式入职UTStarcom研发部,从事小灵通基站控制器(后面简称为基站控制器)的软件开发工作,也从此踏入通讯行业。在入职之初,由于自认为对于操作系统的原理很精通,又完整地做过软件项目,有点飘飘然,觉得自己是个“小牛牛”。然而,入职后一接触工作就发现,内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基站控制器的软件规模比我以前主导开发的项目要大很多,而且需要熟悉通讯行业的相关信令。其次,尽管我那时精通x86处理器,基站控制器用的却是PowerPC 8250,这意味着我得重新掌握它。再次,实时操作系统用的是前美国军方的、开源的RTEMS,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个系统。最后,UTStarcom的工作语言是英语,写文档和邮件都得用英语。尽管我那时能无障碍地阅读MSDN和各类芯片手册,但要着手写,却是一大挑战(口语不作要求,因为不需直接接触老外)。

一入职所分配的工作是网元网管部分告警抑制软件模块的开发。尽管PowerPC处理器和RTEMS操作系统技术细节的掌握与否并不影响日常开发工作,但我仍将掌握它们作为自己的努力目标,这是我的职场第十五感悟:技术细节掌握得越深,解决问题时就越能游刃有余。

那时工作时间应付日常开发工作,业余时间则先将精力集中放在熟读PowerPC 8250处理器相关的技术手册上(晚上还得上夜大)。加起来超过2000页的英文资料,我读了不少于3遍。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我对PowerPC 8250处理器很有感觉之后,我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了熟悉RTEMS操作系统的实现细节上。先处理器后操作系统的学习安排,是基于我以往在x86处理器上的工作经验而得出的,也是因为我的职场第十六感悟:技能的发展应采取深度先于广度且交替进行的方式,只有这样,面对大量的新知识才能更淡定。

RTEMS是一个类UNIX的实时操作系统,也正因为接触这个操作系统我才意识到了自己在软件设计能力上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尽管我对操作系统的实现原理胸有成竹,但却无力于构建一个象RTEMS那样的操作系统,也真切地体会到了RTEMS的设计之美。那时基站控制器上运行的RTEMS操作系统是由美国的新泽西研发中心移植好的,杭州研发中心只需在之上做应用开发。为了就RTEMS操作系统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我又一次运用了我的职场第四感悟,设定了自己完成RTEMS新版本移植这一目标。

RTEMS新版本的移植工作虽不在公司的日常工作范围内,但却得到了上司的支持。由于那时RTEMS还在开发新的功能,并不是很稳定,在移植过程中碰到各种奇怪的问题,有些问题还与GNU的binutils工具集有关(binutils中包括nm、ld、objdump等工具。RTEMS是用GCC编译的)。在无法确认是GNU工具集的问题之前,我甚至还向Wind River公司(其知名产品是VxWorks实时操作系统)寻求过帮助,因为那时用的是它的JTAG仿真器。移植工作虽曲折,但最终还是成功了(我所移植的版本并没有运用到产品中,后来的同事又做过了RTEMS4.6.0pre4的移植,且运用于产品中)。这一移植经历,让我对GNU的binutils、RTEMS操作系统的实现有了更为深入地掌握。

在UTStarcom工作的前期,我大多从事的是RTEMS操作系统相关的代码维护工作,工作内容除了OS内核,还包括FTP、Telnet等协议。直到中期转为做E-Box产品的互联网接入模块的开发工作。

E-Box是一个企业级电话交换产品,其中还存在一块基于ADSL的互联网接入数据板(与现在的ADSL猫功能一样),用于实现企业网对互联网的数据接入功能,这一数据板使用的是VxWorks5.5.0实时操作系统(PNE 2.0),处理器是Intel的XScale IXP425。那时VxWorks的IP协议栈还是基于BSD的,但Wind River对之做了一定增强。这段时期我的工作重点全在IP协议栈上(《TCP/IP详解》这套书帮上了大忙)。这一时期的开发经历,让我对PNE的Bridge、FastPath、MUX、PPPoE协议、Radix路由算法和VLAN协议很熟悉,也学会了用SmartBit仪器和Chariot软件做网络性能测试。总之,让我在IP(v4)协议栈方面的知识上和软件实现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E-Box产品数据板上的开发工作进行了半年后,管理层决定放弃,于是我被调到了E-Box产品的软件平台组。那时平台组刚好面临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 — 在命令行上运行reboot命令后,有时会出现整个系统挂起,而不是期望的重启。平台组的同事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仍没有解决这一问题。

进入平台组之际,同样是在没有任何人安排的情况下,我自己主动承担解决reboot命令功能异常的工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热衷于去解决别人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这是因为我的职场第十七感悟:越难的技术问题,其所蕴藏的知识越丰富,也越具学习价值。经过一天半的时间,问题被解决了。其根源在于,reboot之前没有禁用CPM协处理器。我能那么快地解决这一问题,完全是因为之前熟读过PowerPC8250处理器的资料。

我在UTStarcom工作的后期,致力于ACE在E-Box产品中的一些应用,借助ACE的网络通信功能帮助实现在Windows平台上通过Visual Studio调试E-Box产品。我在《专业嵌入式软件开发》一书的《可开发性设计,一种高效且经济的开发模式》一章中所阐述的内容其实就是这一工作经历的总结与延伸。

另外,我还在E-Box产品上做过难度比较大的一个特性是,利用PowerPC 8250的MMU功能在VxWorks操作系统上实现了对任务栈的保护 — 当一个任务被调度而处于运行状态时,它的栈就处于可读写状态,而其他任务的栈全处于只读状态(VxWorks5.5.0内核中,还没有RealTime Process的概念,这一概念是从6.0开始有的,所以那时我所做的这一特性很具实用性)。通过这一特性,可以有效地防止任务栈被意外篡改(比如野指针操作),即便出现篡改也能尽早发现根源。这个功能的实现过程需要调试VxWorks内核,那时VxWorks的源码虽对公司提供,但Wind River公司对所提供的GNU的binutils做了特殊处理,使得无法为内核代码生成调试所需的信息,结果是无法对内核进行源码级程序调试。由于我之前的RTEMS操作系统移植经历让我对binutils非常熟悉,通过使用一定的方法(说来话长了)绕过了Wind River公司所设置的障碍,成功地实现了对VxWorks的源码级程序调试。

在职场中,我不时能成功解决复杂问题和克服技术障碍。这与我的职场第十八感悟是分不开的:每次积累的点滴知识,一定会在将来不知不觉地发挥效能。

2006年4月份左右,我离开了UTStarcom。在UTStarcom所学到的,不只是前面所介绍的那些技术知识,更让我知道了软件开发的“正规军”是怎样的,与小公司相比,UTStarcom的软件开发流程要正规得多;也经历了英文写作的“挤牙膏”时期过渡到轻松时期(好友周海东在我的英语学习中帮了不少忙);看到了好友于善成如何通过大量阅读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他的阅读量现在仍是我的学习榜样);还有上司夏青的技术敏感度到现在仍让我为之称道,是我职场至今所见过的二位具有良好技术敏感度的技术管理者之一(另一位是我在Motorola工作期间认识的,后面会谈到他);团队实力之强使得开发出的E-Box产品在我离开UTStarcom后不时能听到正面的评价。

说到这里有补充一点,我在大立公司工作时期,就很注重软件设计文档的编写,而且在我离开之时,不仅完善了所有文档,还为后继同事做了全面的培训。我始终坚守我的职场第十九感悟:通过文档化的方式传承知识给后继者是你的基本责任,因为你作为后继者时也希望如此,这也是对自己负责的一种表现。在UTStarcom工作期间,我进一步形成了将自己的技术想法写成文章与大家分享的习惯(那时同事贺旭东称我为“作家”,而我则称他为“点评家”),也因为自己在嵌入式软件开发技术上的长期点滴积累,开始有了写书的想法。

离开UTStarcom后,我入职了杭州华数集团旗下的雷科通技术(杭州)有限公司。公司当时的意向是安排我负责某宽带接入产品的软件开发工作。在这个公司,尽管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但也做了些事。除了一个月内完成了宽带接入产品以太网交换芯片在VxWorks操作系统上的驱动开发,并使得产品支持VLAN功能外,还解决了好几个影响整个产品系统稳定性的严重遗留缺陷。这两个月的工作不光让我在技术团队中很快地树立了自己的威望,也使得公司高层管理者真切地看到了我的能力而在我提出离开时极力地挽留。这短暂两个月的工作经历带给我职场第二十感悟:别人对你价值的认可,其实不是简单地根据你的自身能力,而是根据你对他人和团队的贡献。

入职2006年初在杭州成立的Motorola研发中心的故事得从面试开始。在入职雷科通不久,我收到了猎头的电话,虽然那时并没有换工作的想法,但也没有拒绝猎头投简历。随后我收到了Motorola的面试电话。那次面试过程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我所经历的第一次英语口语技术面试。虽然工作中从没有锻炼过英语口语,好在对于自己做过的技术知识很熟悉,也经常需要查阅英文资料,所以对于所做过的内容还能用英语勉强解释清楚。在面试的最后,我对印裔技术面试官说,“现在我的英语口语不好,但我相信只要有合适的环境,能很快地提高”。印裔技术面试官最后将我领到HR那,说了一声“Yes” — 我的技术面试通过了!

面试结束的第二天,收到了Motorola HR的电话,告知Offer的相关信息(我的入职级别是E09,E09及以上的人在整个Motorola杭州研发中心占比大约为10%)。那时由于并没有换工作的想法,所以拒绝了Offer。想法很简单,因为曾在UTStarcom这样的公司呆过了,所以对外企的工作并不是很向往,反而认为在雷科通这种小公司更能施展。在我拒绝了Motorola的Offer后,我将这件事告诉了身边的同事,他们的反馈几乎都是“你应当去Motorola”。

幸运的是,另一名HR再一次致电给我,试图说服我加入Motorola。她当时说“你一旦加入Motorola,以后离开时所看到的就是HP或IBM这样的大公司”,也正是这句话打动了我。之后的经历证明,加入Motorola是很正确的一个选择!

2006年7月6日,我正式入职Motorola杭州研发中心。加入的初期是大量的内部培训,培训内容包括技术方面的、流程方面的和英语。Motorola有着成熟的企业文化,通过培训可以让工程师很快地融入企业,使人行事象是Motorolan(摩托罗拉人)。在经历了约半年的培训和学习后,2006年底,我开始参与WiMAX产品线上的CLA中间件软件项目。

尽管我在CLA项目上没有具体的工作(比如,没有缺陷修复工作会分配给我,也没有新的特性开发工作会挂在我的名下),但对整个团队所从事的技术工作都得负责。我的日常工作主要是设计方案评审、代码审查、帮助或带领团队解决技术难题等。

在CLA项目上工作了一个月左右,2007年春节之后,我被第一位派到Motorola的芝加哥研发中心做为期二个月的现场技术支持。之前尽管在公司有过英语培训,但要很好地听与说还是存在很大的障碍,加上芝加哥那边一起工作的是口音较重的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挑战可以想象。在芝加哥研发中心除了做现场技术支持,还得为后续人员的到来做铺垫。比如,租好房子、车子,准备好生活所需的一些家当(当时因为预算有限,我们住的是公寓,还得自己烧饭)。那段时间虽然因为语言的问题倍感压力,但在全英文的环境中,我的听说能力进步也明显。之后差不多每年一次的出国,见到以前认识的外国同事,总会有人对我说“Your English is getting better”。对于自认为英语听说能力不行的同仁,请记住我的职场第二十一感悟:英语的听说能力只要有合适的环境,并勇于张嘴练习的情况下能快速地提高,不必担心。

CLA软件在技术上属于运行于Linux操作系统上的一个中间件,它存在多个进程用于帮助通讯设备网元(包括WiMAX基站和接入网关)实现网管功能。由于软件架构的特点,使得CLA团队不时会碰到由于其他团队没有用好CLA而产生的技术问题,这类问题开始大多难以定位是属于CLA的、还是不属于CLA的,因而查错过程很低效。在CLA项目的后期,我希望通过引入新的软件设计方案帮助团队提高软件的查错能力,并改善软件质量。引入新设计需要增加很多代码,如何让管理层不担心由此而引入更多的缺陷是我着力这事时首先要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在这种背景下,我在CLA项目引入了单元测试,寄希望于通过单元测试提高新增代码的质量,以使管理层更具信心而获得他们强有力的支持。最终结果表明,在新增了近一万行代码的情况下,代码在最终发布后总共只发现了一个软件缺陷。这个项目上的工作经历让我第一次真正尝到了单元测试的甜头,在《专业嵌入式软件开发》一书中,单元测试方面的内容很多源于我在这一项目上的成功经验。我在CLA上新增设计中的AED(Abnormal Exiting Detection)功能,在我离开CLA项目之后,还帮助团队发现了很隐蔽的多线程问题。当通过AED功能发现这一问题的同事高兴地跑过来对我说这个功能管用时,我的高兴劲写满了整张脸。这个项目的经历,也让我更加坚信我的职场第二十二感悟:在软件开发活动中,应设法通过有效的技术途径去解决工程困境。

2009年初,Motorola杭州研发中心迎来了一个重量级项目 — WiMAX产品线的接入网关ASN-GW,我被安排到该项目,角色是软件开发架构师。初期我的架构师一职只是杭州研发中心单方面的角色安排,而非全球性的(当时该产品由美国、印度和中国三个研发中心共同参与)。

在ASN-GW项目上与我一同共事的经理,是曾在Motorola美国研发中心呆了近十年、后来临时转到国内来工作的华人李亮(后面简称亮,习惯了)。他之前在美国工作时做过架构师、软件发布经理(Release Manager)等职,是一个对技术很有敏感度的管理者(我前面提到过的两位有技术敏感度的管理者之一)。我在此之后的成长,完全离不开他的支持与信任,以及他为我所创造的职场发展环境,能与他共事让我倍感荣幸和感激。

我从亮身上学到的第一个内容是如何与美国管理层打交道。总体说来,Motorola在软件开发管理方面很是四平八稳,其管理存在两大特色,一是争夺项目的所有权(Ownership),另一个是质疑(Challenge)。前者使得各团队职责清晰,不容易出现突发问题或状况找不到负责人;后者使得团队在工作中有所作为,不至于让人浑水摸鱼。在面对美国团队的质疑时,我以前看到的大多管理者都很紧张,总想一味地达到美国方面的要求,但亮在这方面的表现却明显不同。他告诉我们(包括Team Leader):“如果美国提的要求不合理,直接与他们‘掰’”。后来我认识到,美国方面做事其实很讲逻辑,只要我们对于他们所质疑的问题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很多异常事件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我的职场第二十三感悟:不要用沉默的方式一味地迎合别人的要求,据理力争或许才是作为的表现。

参与ASN-GW的呼叫处理子系统的开发工作后,整个团队经历了大约半年的成长痛苦。痛苦有几个根源,一是对WiMAX无线接入技术相关的国际标准不熟悉,另外则是对ASN-GW产品的现有实现不了解,而且产品的复杂度的确很大(其中一个技术指标是:必须达到99.999%的容错能力)。在半年的痛苦期中,我很重要的一个工作职责是帮助团队成长,作为亮这类管理层与基层工程师间的桥梁。比如,为团队起草《开发者指南》和《测试指南》这样的文档,且要求和引导工程师通过文档化的形式沉淀经验与教训,以便提高工作效率(虽然文档化方法的实施过程需要我不断地提醒,但这一方法被证明在这种时期很有效);我也会在例会上毫不留情地指出工程师的哪些行为影响了工作效率。我的职场第二十四感悟:流程、文档的作用,不只是引导我们做完事,更能规范我们的行为和帮助培养工作习惯。

亮在项目进展的过程中,一直向美国方面主张杭州团队必须设置架构师一职,也正是由于亮的一再争取,美国方面最终努力地帮助我向这个方向发展,不断为我分派属于架构师工作的任务(如更新产品架构模型、参与需求管理、参与系统设计文档的评审、完成新特性开发工作评估等)。亮那时告诉我,我应是杭州研发中心第一个真正从事架构师工作的人。

刚接触架构师方面的工作时,其实还是不大自信的,尽管我那时掌握了软件架构师所需的基础技术技能(比如,我的软件设计能力很强、UML从1998年开始接触加上之后的持续学习所以功底也很好),但对于软件研发管理方面的内容,以及WiMAX无线接入技术知识的系统性认识还是相对单薄的。那时与美国同事接触下来的感觉是,他们的综合能力都很强,似乎随便一个人都知道如何做架构师,不少人有做GSM、iDen和CDMA产品的经验,而且长期工作于无线接入技术领域。随着更多地参与架构师方面的工作,不仅逐渐建立了自信,对Motorola的软件研发管理也有了更为深入地认识与理解。所看到的不仅仅是产品技术本身的复杂度,更有开发活动运作管理方面的复杂度。最终,我成为了整个ASN-GW产品的架构师。

在2009年,我考入了浙江大学的MBA,同时还开始着手写自己的处女作《专业嵌入式软件开发》。在之后长达近两年的工作、学习和写作的三重压力下,我在时间管理上有很大的进步,抗压能力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这时我的职场第十二感悟(指其中的坚持)又让我最终渡过了这段最为艰难的时期。(注:《专业嵌入式软件开发》一书其实不只专注于嵌入式,其中绝大部分内容是C/C++开发人员应当掌握的。当时书名中采用“嵌入式”三个字完全是因为给书定位的需要,害怕书名不具体而使人难以选书。当然,也正因为“嵌入式”三个字,使人觉得面太窄了。有利有弊吧!该书在各大网上书店都归类于“软件工程及软件方法学”,而非“嵌入式系统”)

2010年中期,NSN宣布收购我所在的Motorola网络部门,收购活动直到2011年的4月份才结束。同时由于WiMAX市场的不景气,美国不少系统架构师转到了FDD-LTE产品线上,我也因为这一缘故担任了大约半年的系统架构师,主要负责WiMAX技术的移动性与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

2012年7月份,因为WiMAX产品线裁员,我转到了NSN的WCDMA产品线。也从此开始离开了Motorola的研发管理环境,而真正步入了NSN的研发管理环境。

真感谢你花时间读到这!尽管我们常将“职业规划”挂在嘴边,实际上职场发展真的是一种“布朗运动”。你不知道下一站会是哪、也不知道后面将要从事什么工作、更不清楚后面会碰到怎样的老板。在众多不确定因素面前,或许参照我一路走来所总结出的职场感悟能让你不断地朝好的方向发展。

感悟程序人生

上面的文字比较长,其中记录了李云成长过程中的各种细节。其中非常让人感动的是李云的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从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到李云从来没有停止自己前进的脚步。这是非常可贵的,李云的成绩中几乎没有运气成分,完全的靠自己的双手把握自己的人生。

我们还是回到之前一直提到的几个维度:

价值 x 实现程度(表达力,稀缺性,公司平台)= 职场成就

在这一公式下,你会发现李云道路的主旋律就是在一个技术路径长的领域里增值、增值再增值。不论是最初的PLC还是后来的WiMax都可以比较笼统的归到一个叫软硬结合的软件领域,这个领域技术路径比较长,和基于ASP.net做信息管理系统完全不是一个难度。从事这类工作其知识必须贯通软硬件,否则寸步难行。一个一直做纯软件的人,在这类领域中听都听不懂相关工程师在说什么。今天之所以很多程序员可以缺乏硬件知识也能做软件开发,关键在于Window送,Java这类平台屏蔽了大量细节,而做上述这类工作时等价于需要撕掉这种屏蔽,重新面对软件最本来的面目。所以这天生是个技术路径长的领域。

在这样的领域中达到一定高度后,稀缺性会很自然的呈现出来。,与此同时,公司平台的切换也使李云所站的位置越来越高,稀缺性越来越好。

李云的经历同样也说明了人生确实需要一种永动的势能,否则一旦他安于现状比如停留在大立公司,停止了自己在技术上的追求,那么也不会有现在的高度,而是会在某个环境下上过着相对比较稳定的生活。

在李云身上表达力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作用暂时并不明显,技术的不断提高和积极的精神使李云并没有碰到这方面上的瓶颈。

如果与第一个故事里的主人公老A相对比就可以发现更多的事情。两者年纪相差不大,但却走出了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同北大、清华、浙大这类顶级学校相比,李云的学校实在是差的一塌糊涂,如果在九几年两个人刚毕业的时候让企业进行选择,李云绝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夸张点讲李云根本就不会有和老A并列在一起的机会。

但在2011年,经过十几年的奋斗之后,形式完全逆转,老A不再有和李云并列在一起的机会了。李云可以在各大公司间选择比较适合自己的工作,而老A只能被外包公司被动选择。形象点讲,老A出身名门,但人生一路下滑。李云毕业于专科学校,但靠自己的努力创造了命运。

也许有刁钻的人会说,李云这样有什么好,马云什么技术都不懂,阿里系一样千亿市值。这么想就危险了,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即是如此。恰如人不能寄希望于中彩票一样,对于人生而言,理想可以远大,但手里要有看得见的适合自己的路径。崇拜马云先生可以,但马云先生自有其自身的艰辛和机缘,而大多时候这类成功完全不可复制。不具体了解这些,而单纯因为虚无缥缈的远大,而荒了现在,那就是好高骛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Python在线学习 » 一个技术牛人的成长经历

赞 (0)

来吐槽吧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