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40岁程序员的无奈

一个40岁程序员的无奈

老A有点莫名其妙的就混进了程序员的队伍,稀里糊涂做了几年之后,猛一抬头发现自己快40岁了。老A出身名门,是中国顶级学校的毕业生,毕业后跑到英国留学七年,得了两个硕士学位,按理讲奋斗个英国绿卡应该并不是很难,不过老A还是选择了回国。

81

老A自身智商是不缺的,否则也考不进顶级学校,但却不太考虑自己的事情,反倒对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如何解决和印度的关系思考颇多,让大家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观点是:国家应该使劲鼓励往澳大利亚这类地方移民,改变它的选民构成,这样他自然就变成亲中的。

这类小事糊涂体现在,他归国后并没太多的考虑自己的发展,而是随便找了一个苏州的做打印机驱动的公司。

公司当时刚刚开始起步,需要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做大量沟通,并处理与设备相关的极多的各种细节。

老A的背景和性格都不太适合做这类工作,沟通的时候太以自我为中心,但实际上食物链下端的公司是处在弱势地位上的,更要扮演倾听者的角色;再加上人又有点疏阔,细节问题不大处理的来,因此虽然一开始被给予厚望,但成绩却一直平平。老A在这家公司坚持三年之后在看不到任何前景的情况下选择了离开。

离开后老A加入了一家纯粹做外包的公司,并被派去日本。这时候,工作范围一下扩的很开,什么野村证券的金融系统,某个网站的前端开发等等都一一做过。每当换一家公司,都要从头学点东西。

这些工作本质上和上一家公司差别并不太大,但总是很繁琐,和以前一样老A完成的比较一般。这样再加上日本的经济实在不景气,很快老A派不出去了,无奈之下,老A又回到了国内。可是时间不等人,一来二去老A已经差不多40岁了。

从日本回国之后,由于前面几年积累不多,老A只好回到离家乡比较近的一个城市,继续在对日外包行业里摸爬滚打。

48
感悟程序人生
老A的路其实走错了。考入等级学校并能出国留学可以讲是给自己挣得了不错的选择权。但就像再多的遗产也经不起子女挥霍一样,基础再好也经不起错误的选择。几次相对比较不好的选择之后,选择权就消失殆尽,而时间不等人,价值没提升年龄却提升的同时,人生也就开始有点困顿。

我们可以用这本书里提到的各个维度来观察一下老A的人生。

价值 x 实现程度(表达力,稀缺性,公司平台)= 职场成就

老A在几乎所有项目上做错了选择。

从增值的角度看,首先是大方向上过于糊涂。以老A的履历,如果走纯技术路线,那就要到一家技术含量高的公司,否则就要迅速向管理职转型。老A却选择在一家技术路径不长的公司里做技术。

即使单纯是从做技术的角度看,老A也还是做错了。我们在前面曾经提到,要持续增值,不要失去焦点,你不能学的是嵌入式底层开发,回头做前端开发。老A又恰巧选择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打印机驱动程序。这类工作对他以及对其他毕业生是同样的陌生,难度又不高,在这类工作面前,他的学历背景等等完全没有优势,等于主动的为自己做了重置,也等于人生的增值失去了焦点。

既然做错了选择,本来就应该赶紧在“表达力”这项上调整自己,迅速适应当前情境,这样依赖于在公司起步阶段进入公司这一优势,也可以谋求一定发展。但老A又错了,他看到了许多自己不适应,但不涉及是非的地方,但并没有积极改变自己,最终导致了自己的出走。

当老A第一次从公司出走的时候,他的价值、表达力、稀缺性并没有因为近三年的工作经历有任何提升,仍然吃的是老本(名校,留学经历)。

接下来,在公司的选择上老A再一次错了,第一次的选择本来就不太正确,但第二次选择就几乎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里面,转到纯粹的外包领域这又是一次重置,让之前三年的经验归零。

去日本一事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短期来看也许可以多赚点钱,可几乎一直处在食物链的末端,没有任何技术积累,这直接决定了回国后的选择空间。回国后再一次进入外包公司,以老A的年纪和性格,未来已经很那看到亮色。

老A的内心想必是痛苦的。老A的情形并非个案,如果我们用心观察就会发现很多很多类似的故事。

有的可能是已经失业,再就业艰难;有的可能是只能维持现状,并等待人生下滑。也许是巧合,这点在40岁左右的程序员身上发生的特别惨烈。

这种情形有一个根本的特点,就是自身价值没有质的突破,这样不管你曾经多么风光,多么好运,在10年时光面前,往往会被打回本色。

陷入这种困境之后,要想挣脱已经很难,而如何避免陷入这种困境,也许可以从下面李云的故事中获得启示。李云的故事与这里的老A可以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老A是通过高中的努力达到人生高点,但浪费了自己的选择权,使选择权逐步收窄,而李云则是起点很差,但始终坚持增值,最终累积出了高度,逐渐使选择权越来越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Python在线学习 » 一个40岁程序员的无奈

赞 (0)

来吐槽吧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